夜里的雪


夜里的雪,17. 生命中最美的保偿5. 自古以来学有建树的人,都离不开一个“苦”字。是帮助别人成功的同时也帮助了自已。夜里的雪:我的第一份工作太体面了,五百强的管培生。这个机会要感谢炎,当初网申的考题,我是拜托炎帮我做的,代价是把菊花的第一次也给了他。

  一个女人如果可以用身体去换资源,诱惑就会让堕落变得轻而易举。那时候我想跟炎分手,可我想让他帮忙,他想要试试肛交,我就答应了他。我名义上还是炎的女友,能说服自己答应得自然,他也能得到他想要的。我们各取所需,毫无负担,这事无关对错,可道德上,谁该被谴责呢?我不知道……在他家床上,我们先正常做爱,他用被湿润的肉棒强行进入了我的菊花。那时候,我们不会也没能力灌肠,也不知道可以用润滑剂。那种野蛮的进入,让我感觉把菊花撑到了极限,下一秒可能就会裂开,菊花里面也被摩擦得生疼。不自觉的生理反应会夹紧菊花,这让炎直呼过瘾,这是强力包裹的过瘾,因为干涩让他也没有办法感受抽插得快感。

  炎问我插在菊花里是什么感觉?我说像夹着一根很粗很硬的便便,夹也夹不断,这种描述好像有点恶心……他想知道我舒不舒服,我告诉他,「痛,并快乐着」。我不明白我怎么能表述得如此文绉绉,在床上,女人要说谎真是太容易了,其实肛交真是一点爽感都没有。但没关系,炎不知道,哪怕他心细如蔷薇也不会知道,他满意得退出了我菊花,重新进入我的小穴。

  完事后,我上厕所,发现菊花一直开着,当时怕极了,以为坏掉,会一直闭不起来……我如愿去做了管培生,却跟炎的关系更冷,他还在醉心玩游戏,抢他的首杀。

  兽出现了,他是我的高中同学,在英国读书,回国处理些事情。我做管培生的第一个工作是做门店督导,那段时候,幻兽就陪着我满市的跑。他比高中时候英气了,跟我说了许多外面的趣事,我知道他家境也好。这样的男人太容易给人好感了,而且,我能感到他喜欢我。

  我们在郊区开了房,因为门店太远,天色太晚,没有再回市区的车了。

  我无非是要一个借口,一个不回家的借口,一个,不回炎身边的借口。

  我喜欢他的温柔与绅士,哪怕在已经脱下我裤子后,他也会出跑酒店去买套套。他匍匐在我下身,亲吻我的私处,我推着他的头,手指插在他板寸的发隙里,传进心里的,是来自他的干练与坚定。

  我对幻兽坦承了我不是处女,但告诉他只与男友做了几次。

  他要我等他回国,或者以后跟他去英国;他要我跟男友分手以后只有他。在得到我肯定的答复后,我们深吻在了一起,随即他挺入我的深处。

  在性能力上人与人真的很不同。幻兽的尺寸没有炎大,也没有炎持久。他说在国外没交过女朋友,所以跟我做太兴奋了,所以就会快点。然后他趴在我身下用舌头给了我一次高潮。好绅士……幻兽催着我分手,那厢,炎也好像发现了我的异样,在QQ上质问我的不对劲。炎似乎知道了有幻兽这个人,我没管太多,提出了分手。炎有点慌,说他会改,会面对社会面对现实,收起玩心。但这一切一切,在我的一句「他已经知道我不是处女了!」后,变得苍白。

  很多事情,时间过了,就没有意义。长大了,也许会明白,徒劳才是咎由自取的残忍。

  跟炎说完分手,松了口气,开始欢欣雀跃地常往幻兽下榻的酒店跑。热恋的男女,用热烈的性爱表达彼此心中的欢喜。让我想不到的是,幻兽吃药了,蓝色的小药丸。这药真的是厉害,幻兽好硬,好持久,我不确定有没有女人能架住这样无休止的抽插。

  幻兽依旧会用最擅长的舌头在我下体搅动,他还买了按摩棒震动我的阴蒂,然后用像铁一样的肉棒在我体内不断撞击。持续的高潮很快也很频繁,有时候一整天我们都在做。

  幻兽有了自信,征服欲也越强。我趴在床上,趴在茶几上,窗台上,洗手台上,门上,有时候他还会拽起我的一条腿。他喜欢后入我,赞美我的屁股,赞美我学舞的形体,享受每次从我身后插入,撞击在屁股上的啪啪声,他告诉我说那是爱情的旋律。

  因为对我屁股的着迷,幻兽觉得我可以多尝试包臀裙跟紧身裤。逛街时候少不得买买买,他总跟我灌输,穿包臀如果露出内裤的痕迹是不够礼仪的,英国人穿丁字裤是很惺忪平常的事。我们一起逛内衣店,正儿八经地在那挑丁字裤跟内衣,幻兽对内衣的见解是一定要我买超薄的罩杯,我既穿得舒服健康也能透出我白皙的皮肤。

  有一度我妈都说我的内衣裤怎么能买那么暴露,我还言之凿凿地告诉她,这在国外很正常,这是礼节跟健康。现在想来,我对一句流行很久的总结无比欣赏——就怕流氓有文化!

  什么礼节!什么健康!什么丁字裤!什么超薄的罩杯!无非都是满足男人在床上的欲望!

  炎还没有放弃。

  他拿三年多的感情求我再见一面,我去了。我没法子无动于衷,这不仅是对炎,也是对我自己,感情终究是自己的经历。又或许,我只是想假装放下,所以才觉得应该不怕见他。

  无论如何,我告诉自己,我没有欠他。

  过程很简单,我们打了个分手炮。对于一个做了几百次而且不讨厌的男人,再多做一次,又有什么好抵触的呢,更何况,他早就对我了如指掌。那次真的是炎发挥得超级好的一次,我背过身平趴在床上,他压在我身上进来了。

  炎在我耳边说着,「他也是这么干你的么,他是从你的阴道进入你的心里的吗?」我抓狂了,我第一次面对炎咬着嘴唇不敢呻吟,死死抵制着想要叫的冲动。

  那不止是羞愧和不耻,我甚至怀疑那是不是不耻的情绪,我只知道身体里有欲望,像猛兽一样,想放不敢放。我忍着身体的躁动,抓着床单。炎要我看着手机,手机上是我跟幻兽合照的屏保,我跟他接吻的合照。然后炎一次又一次的顶进我身体,感觉前所未有的强烈。

  那次高潮来得很快,我被炎压在身下不能动弹,耳边是他不停止地对我与幻兽做爱的揣测和质问,他的肉棒在我身体里横冲直装,那快感就像要漫过大坝的洪水,下一秒就要决堤而来,终于忍不住开始呻吟。炎太了解我了,他问我是不是要高潮了,让我看着跟幻兽的合照告诉他。堕落是件很难言语的事,一秒地狱一秒天堂。忍不住,也不想忍了。炎的下面太硬了,热到发烫,顶在我恰到好处的柔软,每一下让全身都酥麻。

  屏幕上的照片,我勾着幻兽的脖子,我们看着镜头,噘着嘴吻在一起,满脸都是欢喜。

  但我抵抗不住那种冲动了,我真的喊了出来「幻兽,我要高潮了!」,随着这句话,心上枷锁似被打破一样,浑身紧绷,配合炎的抽插把屁股一次次抬起来迎合他。已经没有防线了,马上就要失守,到了那个点,我屁股拼命往上抬,让炎进到最深,「到了,到了,啊!!!!」炎没有射,等我缓过神来,他给我看他满是白浆的肉棒。我自己都惊呆了,再看看我下体,洞口周围,毛毛上全是白浆,脑袋里只蹦出来一个词,狼藉。炎吻上我的唇,手轻轻放在我胸上开始揉按,那收悉的触感跟温度再次传来,我又瘫软在了他怀里。

  这次做爱,让炎觉得与我还有机会,觉得我离不开他。他说他不介意,希望我回来,我并没有答应。他拿出跟我做爱的照片威胁我分手,那真是一段每天都过得心惊胆战的日子。

  我拖着炎,每天都好累,觉得感情好苦,我谁都不想要。只想逃。

  在幻兽回英国后,事情缓和好多,主要是炎的态度缓和了好多。我哭着问过他,「你真是要逼死我吗?」,在那之后,他再也没逼过我。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通的,有一天他告诉我,人生不一定要在我身上吊死,他可以有别的选择。其实对谁都是这样,执着对坚强的人来说也许是好事,但对大多数等不到结果的人而言,或许只是煎熬。不是每个人的人生都一定要跨过高山,我没那勇气跟毅力,换个方向,轻松一点,也就过了。

  和幻兽变成异地恋,我工作很忙,每天就在网上互相留言。荒唐的是,我每个周末都还在跟炎约会,我们变成了炮友……堕落没代价,就会让人不堪一击,理智未必什么时候都能战胜快感。人总是纵容自己,我知道不对,但不忍心割舍。

  不能要求别人一定尊重,做好自己,做到知晓别人的一些狗血事时,我尽量去尊重。

  我还跟炎一起去他和兄弟们的聚合,他们并不知道我跟炎已经分手,我们也保持得一如当初。在床上的时候,我问过炎,怎么会知道我跟幻兽的。他告诉我,他上了我开心网的账号,一直看着我跟幻兽的消息。开心网是个很久远的东西,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活着。我跟幻兽都是在开心网上短消息聊天的,因为他不用QQ,当然那时候也没微信。

  炎很沉迷偷窥我跟幻兽的对话,因为暧昧又露骨,他一直说在我身上满足了他所有的淫妻情节。我们做爱的时候,他会把他看到的敏感的对话质问我,「他最喜欢你穿的那条豹纹丁字裤呢?你怎么不穿给我看?」「你怎么不贴乳贴来,他不是给你买了吗?」「他那么爱舔你下面,你有没有坐他脸上给他吃啊?」「要不要掰开小穴拍张照给他看,他说他想你了,夜里只能自己撸!」……用半生缘里那句话,我跟炎再也回不去了。没有选择的时候,未尝不是一种解脱。正式和过去说了再见,和大学校园爱情说了再见。长大的痕迹,责任、理想、欲望、欺骗、背叛、包容、放纵……太多了,不管有没有想得,要面对的时候也只能一头撞上去。没能力预见这些事的发生,也来不及把一切安排得妥当,睁开眼已经大雪压城,你不知道的时候,它发生在夜里,悄无声息。


  【完】



相关推荐:

网站地图